怎么说呢
也自残过,流了很多血,没有人在意.
那段时间医生说我快好了,我也就自己把药断了.

嗯,我故意的。

没有告诉他们我有抑郁症时,每天呢想着死掉,怎么怎么死掉,甚至把心里的想法发到了空间宣泄.
我不知道,我为什么,会愚蠢到把这种事情告诉朋友.....

于是,我被揭开了.

活生生把心底掏空....

我.....脑子一片空白.....真的是一片空白.........

服药期间我可以说是不想吃药,更是想要病情加重,然后死掉。

但我妈还是守着我,我吃了差不多半年多,我已经觉得我爸已经不耐烦了。
行为,语言,动作,各种东西已经展现出了不耐烦,还经常把:"我不管你了"挂在嘴边.

后来医生说我快好了,我妈原形毕露了。

先不要求学习,慢慢的,考试没做完题目都要质问.
先不要求有梦想,慢慢的,开始给我物色大学,让我要好好学习.

特别难受的时候,不想上学,还被逼着去.

学校又不能哭,你哭给谁看啊

休学那几天,我真的很快乐.
我知道,那快乐不属于我,是我借来的.

我其实,没有被治愈过.
我等待着一切恢复正常的时候.

想达到真正的快乐,不是吃药可以吃好的.

其实我觉得,抑郁和艾滋挺像的.
一个是心灵生病,一个是身体生病.
社会假装非常关心,但是周围的人都在歧视,拒绝他.
最终杀死它们的不是疾病本身,一个是它们周围的微小细菌,另一个是它们周围的无声的冷漠。

社会也是.
没人喜欢丧的人.
尽管他说着:抱抱你.
也只不过是找乐子罢了.

其实我挺心寒的,也挺累.

有一句话:

我十几岁已经死了,却要到几十岁才埋

算了算了

アボガド6